::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不卡的动漫网 > 动漫新闻 > 国内动漫 > 吐槽:不是所有偶像都是传奇

吐槽:不是所有偶像都是传奇

小伙伴们下午好!欢迎来到《企鹅娘吐槽》!顾名思义,这个栏目就是企鹅娘对近期二次元的一些热点新闻的介绍和吐槽。除此之外,企鹅娘也会提出一些话题和大家一起讨论。想知道最近ACG界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吗?想知道最近二次元最流行的梗吗?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上周末Cygames举行了盛大的“年会”——CygamesFes2018。作为Cy参与制作的“故乡宣传片”,《佐贺偶像是传奇》也派出了Fran Chou Chou参演。由于本次的FES也在网上同步直播,我们也得以一窥真人版Fran Chou Chou首次公众亮相的盛况。《佐贺偶像是传奇》作为10月的沙雕大作,话题度自然是不言而喻,所以国内也有很多蹲守直播的观众。作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绝世美女”种田梨沙的亮相自然是炸出了一大堆“还是种田适合劳资”的复读机,著名月球人田中美海也凭借着专业的偶像素养获得了好评。不过遗憾的是,本次活动的LIVE部分观感并不是太好,让人不禁担心起明年的专场LIVE。

当然了,直接这样粗暴地下结论也有失偏颇。正如AKB系的偶像一般都说的是给观众献上表演而不是唱跳,现场的气氛才是最重要的。而且现场又有音响设备和周边阿宅打CALL的影响,能不能听见声优们唱得怎么样都还不一定。因此,企鹅娘担心的并不是声优的个人表现,而是企划本身存在的问题。如今多媒体展开企划已经成为常态,隐隐有年轻声优不去参加偶像企划就是浪费的趋势。然而《LoveLive!》这个企划的成功也有其不可复制性——初期时大部分成员并没有那么多的工作,三次元方面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现在(比较有名)的声优工作数量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广,如果不是像某位被京阿尼辞退的导演时期的WUG,基本上不会只专注一个企划了。

那么《佐贺偶像是传奇》让企鹅娘担心的点在哪里呢?首先我们来看这样一条消息:田中美海曾经在今年5月独自参加过动画第5集的提到过的Gatalympi活动,虽然当时肯定没有明说是因为要做一部动画,但也绝对不是单纯地只是去玩玩。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企划起码在5月的时候,声优就已经进场了。这个时候企划至少已经初步成型了,OPED也应该在做或者是做完了。或者我们退一万步说,OPED就是在开播前声优试听PV放出那个时候做完的,2个月排练2首歌,而且还是TV版的效果应该是这样的吗?

ED也就是走个队形然后原地扭两下,OP的编舞也比较简单,副歌基本上都是重复动作。然而第一次唱OP的时候就出现了种田抢拍、河濑茉希收不住过低的本音(或者说掐不准角色音)等等现象。企鹅娘之前也说过,并不是对小姐姐的表现有意见,而是这些问题如果有时间多带妆彩排是可以解决的。多唱几遍歌自然就不会抢拍,发现了本音容易漏就可以先简单处理一下,在轮到自己唱之前舞蹈划水休息,然后合唱的时候继续划水。

就像企鹅娘在上面说过的,声优们并没有绑死在这个企划上,那么排练的时间可能并不充裕。种田除了有动画、广播还有《偶像大师》的活动,田中美海也应该在准备WUG的毕业LIVE,田野麻美则是在差不多在一个月之前刚刚参加完水团的LIVE(不过只有两首歌) 。那么让我们大致推算一下,2个月排了2个半首歌,四舍五入算一首,明年三月就要开LIVE了,到底来不来得及呢?

这也就是如今声优参与的2.5次元企划的最大问题——LIVE质量与声优投入程度的矛盾。作为企划的单推,自然是希望声优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企划、或者说角色的塑造当中。遥想当年《LoveLive!》如日中天的时候,南条爱乃因为膝盖受伤不能跳舞但是可以站桩唱歌,所以会缺席《LoveLive!》的活动而去参加一些单纯唱歌的LIVE,连红白歌会都没有出席。那段时间她也没少被脑残粉黑粉喷。膝盖受伤都无法原谅,更何况是因为工作无法兼顾而有所取舍了。虽然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但是作为粉丝,心里始终会有疙瘩。

不过说句难听点的话,粉丝的意见固然宝贵,但是事务所才是掌握生杀大权的大佬。这里还是举《LoveLive!》的例子,缪斯的解散看似突然,其实从声优们的处境就能看出端倪:除了徳井青空之外的成员都开始了SOLO歌手活动,LIVE也是拼命地办。内田彩曾多次表示自己是喜欢声优才做这份工作的,希望多接一些声优的工作。除此之外她也表示自己一开始并不愿意SOLO,泳装写真集更是事务所在两个礼拜前才突然通知,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那么让我们从现象逆推回去:事务所想要吃缪斯大火带来的人气红利,但是企划本身太耗费时间,导致声优的个人活动只能见缝插针地进行。虽然东蛋LIVE完成度最高,但是排练时间反而比较短。4th和5th 的排练时间在半年左右,如果在加上末期举行的FMT,那这一整年就搭出去了(所以FMT也并不是每次都是9人)。团体活动固然重要,但是个人活动才是实打实地独占所有利润。就算是《LoveLive!》这种奇迹般的企划事务所都会打小算盘,就更别说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的企划了。

这个时候有些熟悉这一套理论的同学就要说了:“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武士道呢?”虽然武士道的企划一般都是把核心位置交给自家声优,但其实也处在翻车的边缘。如今的武士道已经很有黑心工厂的味道了,就是因为它一边增加工作量,一边加重声优露脸的比重。首先《BanG Dream!》既然提了声优现场演奏,那么声优一开始就得开始练乐器,而且不会的还要从头开始学。LIVE有新歌有老歌,练习就不能停。如果提高LIVE举办的密度,练习占工作的比重可想而知。武士道旗下的女性声优事务所HIBIKI就向上司抱怨过练习时间的问题。然后是《少女歌剧》,舞台剧也是要反反复复地排练才能上台,然后就是拼盘LIVE以及自己的LIVE,再然后是舞台剧再演,一套下来之后又有新的舞台剧了。除此之外,少女歌剧还会在CD、圆盘发售的时候举行发售纪念活动以及声优亲手交付,而且基本上都是周末。

除此之外,Poppin'Party里大桥彩香有SOLO和《偶像大师》的活动,爱美有《偶像大师》,伊藤彩沙有《少女歌剧》。Roselia的主唱相羽爱奈也有《少女歌剧》的活动。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LIVE日期,今年Poppin'Party和Roselia第一场LIVE在5月12、13日,Roselia第二场在11月7日,Poppin'Party第二场在12月8日,明年2月21、23日又有新的一场。多灾多难的Roselia先不提,Poppin'Party年末这一场据说观感非常不好,声优们应该也明白并表示明年2月好好干。不过这马上就是《少女歌剧》的LIVE,《BanG Dream!》衍生广播年末还有一个集体公开录音,到底能有多少时间排练也不好说。就算是武士道独自承办的企划,自家的声优也禁不起高强度的压榨。

随着声优偶像化这股风潮越来越普遍,大量的偶像化运营思路也随之而来。比如各家粉丝最为看重的“资源”,其实就是露脸的机会。露脸多了大家就会记得你,这也是大家想尽办法多开LIVE的原因。与此同时,大家对偶像声优的业务要求也发生了改变。田村由香里的腿是LIVE的亮点之一,但是她唱歌也是比较可以的。反观其后辈某贼好听如今颜值长残歌声也是一如既往好听,但是在今年上海的KSL上,黑子看了白花花的大腿也开始“真香”起来。身材好能开LIVE,甚至卖百合营业也能开LIVE,反正只要有人来看就行了。《少女们向荒野进发》里有一句台词,大意是所谓成年人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力就完事了。声优们本意当然也不是划水,但是时间不允许她们做到尽善尽美。企划高层自然是希望声优多多露脸,LIVE不要停下来。每开一场LIVE除了门票,周边也能割一大波韭菜,要是不在热度还在的时候多捞一些,专门搭的这个台子岂不是浪费了?从高层的角度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生意,希望他们用爱发电貌似也不太现实。《LoveLive!》可能就是因为一开始没有这么多束缚、声优和STAFF一起持续对其倾注心血,才能取得后来的辉煌吧。

好了,今天的《企鹅娘吐槽》就到这里了!对于今天的吐槽你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给大家介绍你的看法!如果想要看到企鹅娘吐槽某个事件,也可以在评论区留言。说不定企鹅娘就会翻你的牌子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