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不卡的动漫网 > 动漫新闻 > 国内动漫 > 无知的善意最伤人

无知的善意最伤人

作者:谢枫华

封面:水果篮子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网络八卦、言论、趣闻集锦。

同人漫画家桜去ほとり说,越是把“为了创作者”挂在嘴边的人,就越是把创作者当成“不能自理的社交障碍”;并且这些人以此为前提想要做出来的服务,似乎都有点轻视创作者的意思。他希望这种倾向能够得到制止。

(https://twitter.com/sakurazari/status/1145291033007153154)

电子书籍出版社 manGabito 社长平田学提出一个想法:如果在你喜欢的作家、编辑制作新作的时候,你可以通过通讯软件实时看到进展、看到原稿、可以提出想法、对封面之类也能提出意见,用这种方式参与到书籍制作中来,还能让自己名字出现在书籍制作人员名单上,你愿不愿意一个月付 100 日元?

平田希望通过这种做法,在书籍上市前尽可能提高质量,让书迷一起找错字漏字,虽然一人只有 100 日元却也是笔安定收益,收到钱自然可以实现闭环化,和书迷一同制作也能提升乐趣,还能依靠“中之人”效果增加关注者人数。如果一名作家能有 100 名出资参与制作的制作委员,那就非常有力了。

(https://twitter.com/manabu_hirata/status/1143081824127606784)

不过,即使是一般读者,也都不太看好平田的这个创意。

漫画家洋介犬便表示:对于那些有过作品被各路人马踢了好几年皮球最终付诸东流经历的作家,这个提案只怕要刺激他们的心灵创伤,让他们冲到厕所开始呕吐了。

(https://twitter.com/yohsuken/status/1145465673457422336)

新加坡国立大学日本文化副教授 Deborah Shamoon 在日本的明治大学举办讲座,讲述英语圈的少女漫画文化。讲座介绍中提到,日本的“少女漫画”发展规模,在当今的世界上非常少见。但在上世纪 50 年代,英美的少女漫画盛极一时,作品质量也很高。然而,在那之后,英美少女漫画逐渐萧条,到了 80 年代,已经难觅踪迹了。

(https://www.meiji.ac.jp/ggjs/info/2019/event2019_2.html)

漫画家高山瑞穗看到讲座宣传,回想起一位从中国到京都精华大学留学的女生。那位留学生的实力相当高超,画风和作品内容都明显是有志于创作少女漫画,然而分格却不构成少女漫画,所以现在正被要求学习日本少女漫画的分格手法。

高山一问,据说是日本以外的漫画家几乎不存在少女漫画这种东西,那位留学生也从来没接触过这种分格手法,不知该如何是好。

高山认为,日本少女漫画之所以能够成为少女漫画,完全是因为分格。不管画风多么少女,只要分格不是少女漫画的风格,就总会让人感到沉重僵硬。少女漫画引发的革命,是把漫画“从四角形里解放了出来”。

变形格子、用不完全围住格子的线条分格、乃至连边框线都没有的分格。通过这些手法,作品世界从读者手中的狭小纸面解放出来,如同羽毛一般将意识扩散到宽广的空间。在高山看来,这就是少女漫画所实现的表现。

其中,重要的是“视线诱导”和“跨页构图”。让读者在无意识间认识到他们看不到的格子和阅读顺序,还有跨页的“景色之美”,都至关重要。这可能和日本的水墨画、屏风画、隔扇画一脉相承。

而少女漫画中最重要的,还是文本,而非画面。说极端一些,画和分格,全都是“为了让人读独白和台词”而存在的。这或许是少女漫画在根基上有别于展现情景和动作的少年漫画的一点。(当然,就算是少年漫画,关键时刻也是以台词最为重要。)

(https://twitter.com/mizpi/status/1144811461467766784)